原创

《消费社会》——鲍德里亚

读书笔记

起初想看这本书的时候完全是为了我当下开源节流计划做理论指导。读的时候有点晦涩难懂,不仅是糟心的翻译和各种长难句,由于主要论述的是消费主义,这就涉及到各种经济学、社会学、行为学等等,并引用了大量其他学者的观点,而我对这些观点一无所知。不过还是尽量去读了,有些看不懂的部分我也没有深入去研究。这里只是稍微浅显的,有点意思的片段记录(本书出版于1970年,有些观点描述与当下并不完全正确)

商品的展示型景观存在替代了其使用价值。这个是现在最为常见的典型了。就比如即将到来的中秋节,作为礼品送人的月饼无一不是包装精美,甚至有的包装的价值比月饼本身的价值更高。

最美的消费品:身体。从美丽和性两个维度去解析身体。人们对美丽的追求是建立在性的基础上,若不符合美丽标准的人则需要根据此标准进行自我改造。由此,美丽对女性来说,变成了宗教式的绝对命令。对这种美丽的追求,仅仅只是人们对自身,尤其是对女性的强迫。

把消费视为符号认同。人们用某种物来当做能突出你的符号,或让你加入视为理想的团体,或者参考一个地位更高的团体/阶级来摆脱本团体/阶级。前些年流行的iPhone手机,至今还流传着割肾的段子,还有一些的名词:轻奢、极简……再此之上更进一步就是 凡勃伦效应,即: 我购买它只是因为它贵。

生产引导消费。走在琳琅满目的商场或在淘宝购物时,你以为你在主动筛选你想要的物品,但其实你的消费是一种被动消费,被迫消费,并不受自己控制,不论是什么阶段的消费都是在无意识过程汇总被厂商引导的结果,在这里,大众传媒、大数据起了共谋者的形象。一个很经典的例子就是双十一/618购物节,在这一天,消费需求被极端放大,你在购物的任意流程都被厂商所引导着,你的消费决策是由生产厂商+明星广告+营销策略+大数据推送引导的结果。

广告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广告非真非伪,而是一种反复叙事的模式。 它除了意义和证据, 以一种无句子的直陈式取而代之,是一种重复的命令式。广告不需要有任何意义,也不需要人们去理解和学习,而让人去希望。

性感区丝毫不会遭到荒废。 性在消费社会中地位颇重,它不是单一存在的,而是集多种消费要素为一身。包括广告中的性暗示,电影中的性噱头等丰富放入符号元素。这一种性幻象就利用人们对性欲的渴望,通过性来提升消费欲望。这无所谓低俗,无所谓风化,所谓低俗只是部分人类陷于文化束缚的一种看法而已。而色情消费的发展同理,撇开那些观念不谈,性可以被消费,对个体的满足可以看做其使用价值,消费过程则体现了其交换价值。回过头看,这样的性消费是对性本身的完全畸形化:性本身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是生理满足的需要。在消费社会下却被通过各种方式而变成一种消费,甚至一种商品。

休闲/自由时间的被异化。上完一天的的班,下班后回到家,基本是比较累的。大多数只能慢慢回复精力,来应对明天的工作甚至当天没能完成的工作。所谓的休闲被异化即是如此,剩余的价值也被剥削,甚至不仅是个人的休闲时间,连带背后的家庭都需要反过来补贴公司,这在当下貌似称为一种“正常现象”

当我们在尝试消费时,我们在消费/购买的是什么?除了商品本身的功能价值,还有符号、服务等多种元素,在文中,作者举的IBM电脑的例子,当购买这台电脑成为一种神气的心理实践或一种时尚的社会实践时,电脑本身就成了摆设。所谓消费物品的功能无用性,一切消费品都可能是摆设,消费品本身已普遍丧失了实用性和象征功能。人们去购买它更多是一种参与,一种被操纵的集体游戏。其实这本书还有更多内容去深层次、多面的理解和分析消费社会,无奈本人才疏学浅不太能理解,就到此了。作者对消费社会的理解确实是能给人深思。但是同样的,仅仅只是去批判了消费社会而并没有提出任何解决的方法、观点。即明知道这个自身被资本操纵却任然在消费,明知道自己被老板压榨却仍然在休闲。但总的来说,我的目的算是勉强达到了的。

####################################################################################

原文段落

物的形式礼拜仪式

  • ……消费品之间强制的关涉逻辑——消费者无意识地被支配性地、逻辑性地从一个商品走向另一个商品。在我们身边,这个实质为强迫性控制的消费逻辑正借由丰厚的节日性形象和集体性的隐喻,以排山倒海之势,激发着消费者内心产生连锁性的心理反应,有趣的是,在中国今天的文化批判领域,唯独对消费“异化”的批判是整体缺席的。

  • 消费是用某种编码及某种无此编码相适应的竞争性合作、无意识的几率来驯化他们;这不是通过取消便利,而相反是让他们进入游戏规则。这样,消费才能只身取代一切意识形态,并同时只身担负起使整个社会一体化的重任,就想原始社会的等级或宗教礼仪所做到的那样。这种消费逻辑,整数当今的消费社会中最重要的意识形态——消费意识形态。

  • 消费区划阶层(集团、阶级、种姓/个体)
    人们从不消费物的本身,而总是把物用来当做能够突出你的符号,或让你加入视为理想的团体,或参考一个地位更高的团体来摆脱本团体。

  • 一旦人们进行消费,那就绝不是孤立的行动(这种“孤立”只是消费者的幻觉,而幻觉受到所有关于消费的意识形态话语的精心维护),人们就进入了一个全面编码价值生产交换系统中。在那里,所有的消费者不自主地互相牵连

  • 凡勃仑效应——我购买它只是因为它更贵

  • 广告作为“阳谋”出现的无动机是最大的驱动性,无强制是最大的强制,无压迫是最大的压迫,换句话说,叫“温柔地对你进行掠夺”,这正是当代布尔乔亚通知的秘密之一

消费理论

  • 我们生活在无得时代,根据他们的节奏和不断替代的现实而生活着。在以往的所有文明中,能够咋一代一代人之后存在下来的是物,是经久不衰的工具或建筑物,而今天,看到物的产生,完善与消亡的却是我们自己。

  • 杂货店本身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它不把同类的商品并置在一起,而是采取符号混放,把各类资料都视为全部消费符号的部分领域……杂货店能够以万花筒的方式重新把一切捕获。

  • 消费生产力的定义:消费者与现实世界、政治、历史、文化的关系并不是利益、投资与责任的关系,也非根本无所谓的东西,而是好奇心的关系。根据这种简图,也可以这么说,我们在此已经明确的消费的尺度,不是对世界认知的尺度,也不是完全无知的尺度,而是缺乏了解的尺度。

  • 一切都要尝试一下:因为消费者总是怕错过什么,怕错过任何一种享受,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这些接触或者经历会不会在您身上造成某种共鸣,这里起作用的不再是欲望,甚至也不是品味或特殊爱好,而是一种被扩散了的牵挂挑动起来的普遍好奇——这便是“娱乐道德”,其中充满了自娱的绝对命令,即深入开发使自我兴奋、享受、满意的一切可能性。

  • 关于作为公民约束的消费……消费尽管不是一种直接的课税,也能够有效地继承税赋作为社会贡献的作用。《时代》周刊补充道:“消费者进行了200万起具体商业活动而再造了繁荣……他们购买了500万台小电视、150万台电动绞肉机等,他们保证了1954年经济的快速增长。”简而言之,他们尽到了公民义务。“Thrift is unamerican.”怀特说:“节约就是反美。”

  • 个性化、自然化、功用化和文化化是同时代的。这一普遍程式可历史性的定义为:这是取消了人们之间的真实差别、使人们及产品都同质化,并同时开起了分化时代的一种集中垄断性工业。对差异的崇拜正是建立在差别丧失的基础之上。

  • 一位商务代表买了一辆老板的同款车,立刻被老板解雇,他发起申诉而获得赔偿后,仍然不能重新获得他原来的工作。作为使用价值的物品面前人人平等,但在作为符号和差异的那些深刻等级化了的物品面前没有丝毫平等可言。

  • IBM的笔记本也是摆设:“想像一台12cm x15cnl的小机器,它随处陪伴着您:旅行、办公、度周末。您只要用一只于、一个手指头拎着它,俏悄告诉它您的决定、向它下达您的指令、向它宣告您的胜利。您说的一切都被储存在它的内存里……无论您是在罗马、东京、还是纽约,您的秘书决不会丢掉您的任何一个音节……”再也没有比这更有用的了,再也没有比这更没有用的了:当技术成为一种神奇的心理实践或一种时尚的社会实践时,技术物品本身就变成了摆设

  • 消费并不是通过把个体团结到舒适、满足和地位这些核心的周围来抑制社会毒性,恰恰相反,消费是用某种编码及某种与此编码相适应的竞争性合作的无意识纪律来驯化人们;这不是通过取消便利,而是相反让人进入游戏规则。这样消费才能只身替代一切意识形态,并同时只身担当负起整个社会的一体化,就想原始社会的等级或宗教礼仪所做到的那样

大众传媒、性与休闲

  • 真相是广告(及其他大众传媒)并没有欺骗我们:它是超越真和伪的,正如时尚是超越美和丑的,正如当代物品就其符号功能而言是超越有用或无用的一样。“广告艺术主要在于创造非真非伪的劝导性陈述(波尔斯坦)”,即建立在另一种验证基础之上的——自我实现的预言的验证。广告既不让人去理解,也不让人去学习,而是让人去希望。

  • 女性变成了自我满足的集体文化范例。女人之所以进行自我消费是因为她与自己的关系是由符号表达和维持的,那些符号构成了女性范例,而这一女性范例构成了真正的消费物品。这些范例是由大众传媒工业化生产出来并由可定向符号组成的,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些范例的实现中找到自己的个性。女性范例更多地催促女人进行自我取悦。这不再是选择性、高要求,而是严格的讨好及自恋式关切。与男性范例(高贵的苦行式道德)相反,女性范例在自我满足的旗号下,在一套完善的“服务”中被间接贬低,她们的决定并不是自主的。女性只是为了更好地作为争夺对象进入男性竞争,被卷入自我满足之中。

  • 将近万元的新款iPhone,一般工薪阶层需要两到三个月的工资才能买到,但是大家对此依然趋之若鹜,即便自己的消费能力明显有些吃力,原因就在于此,它是一种幻象,一部手机品牌作为一种消费的高端符号,拥有它,你仿佛立马就能成为在宽敞高大的办公楼上班的高级白领,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面,光洁的高脚杯,都出现在你面前,或者准确说,营造在别人面前,拥有它,就能瞬间实现阶层跃迁的现实幻景。割肾只是作为非常极端的情况,它的一般性喻指现在依然普遍存在。

  • 玻璃橱窗……物品和产品摆在那里就像一个耀眼的舞台之上、摆在一种神圣化的炫耀之中。陈列物品模仿的这种象征性给予、陈列物品和目光之间这种安静的象征性交换,显然会引诱行人到商店内部去进行真正的经济交换。通过玻璃橱窗建立起来的这种交流普遍存在街道上、墙上、广告牌上。

  • 围绕着我们并迅速增长的关切的整个制度化或非制度化机器的功能,正是既令人满意和满足,又偷偷摸摸地进行诱惑和导向。普通消费者总是这种一石二鸟手段的对象,他被关心了,从这个词的任何角度来理解都是这样——因为关心承载的赠与意识形态总是真实条件即“恳请”的借口

完结(2020.09.23 22:50)

正文到此结束